原创和同人都爱

作为黑方的我应该怎么拯救世界

*全员黑方

大家好,我是赤井秀一,是一名FBI,现在正处于失忆状态。

听我的同事说我是被卧底的黑衣组织打中脑子而失忆的。目前黑衣组织认为我处于死亡状态,只要我不去抛头露面会很安全,而且他们也会随身保护在我的周围。

我觉得很奇怪。

我是失忆了但没有失智。

一般来说卧底人员回归后都会处于证人保护计划,可是我的上级和同事都没对我继续为FBI工作报以疑问。

“那是因为秀太强了,如果秀不在的话,FBI就没有可以正面敌对黑衣组织的人了。”说话的人据说是我的女朋友朱迪。

“FBI没人了?”我脱口而出。

一个国家的警备部门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正面敌对黑衣组织的人,难道黑衣组织全员地下拳王吗?...

高跟鞋

太宰有段时间沉迷于穿高跟鞋。

事情是这样的,自打十四岁和中也初遇,被中也一脚踹到墙上导致重伤后,太宰就抱着恶意诅咒中也永远比他矮。

然后有一天,太宰忽然发现中也和他的视线齐平了。

发现中也似乎和他一样高了的太宰顿感不妙,第一时间离中也远远的,务必不给中也任何能发现的可能。

留在原地的中也:“?”

“等等,你文件不拿吗?这么多的文件我还没交接给你啊。”

远遁的太宰:“送你了——了————”

突然多了一堆活的中也:“我***”(小孩子不能听的脏话)

太宰在烦恼,非常的烦恼。

要知道他平常攻击中也的身高可是要有多阴损有多阴损,要是中也发现他比他高了,那就大事不妙了。

他几乎可以想...

太宰治当牛做马的一天

众所周知,太宰非常喜欢打游戏,所以看见他坐在中原中也腿上玩游戏时,部下们各个睁眼瞎,见怪不怪的照例汇报工作。

不过离开太宰的办公室后,部下们秒变脸,一脸八卦的讨论起两人。

部下1:“中原是受胁迫了吧,真可怜啊,当众成为太宰大人的椅子,太丢脸了。”

部下2:“是受到威胁了吧,就足以刊登《本周不服输的中也》的那种程度。”

部下1:“可不是,不然你以为中原那个火爆性格会这么听话。”

部下3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在想一件事情。

部下3:“太宰大人经常打游戏吧。”

部下1,2看过来。

部下3犹豫道:“他应该是高玩吧。”

部下1,2预感会听见不同寻常的八卦。

部下3:“所以为什么游戏机一...

不要在垃圾桶旁边丢老婆

中原中也现在很不爽。

本来被太宰治坑到穿女装就很不爽了,还被那个混蛋带出来压马路,美其名曰是恋人之间的约会。

以上这些足以让中也臭着一张脸,但令他更不爽的来了。

“美人,现在有空吗?要不要去喝一杯?”

一头黄毛,看上去就像是流氓的男人过来搭讪了。

“滚。”

中也压着声音往上拉口罩,不想被陌生人看出他堂堂黑手党大佬在做女装打扮。

中也不想被男人搭讪,更加不想和男人约会,当然,太宰除外。

所以他非常不爽的直接拒绝,但是搭讪男只是看了一眼他就忽视他的拒绝,一脸讨好地继续搭讪。

中也的耐心很差,一般这种情况他会直接暴力镇压。

但在挥拳前,中也的眼角瞥见太宰摸腰的动作。

中也知道太...

当首领宰穿越到平行世界

即便是太宰,也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所以得知中也和一个超越者进行火拼,不得已开启污浊,收到这个消息的太宰急慌慌地跑向火拼的方向,看见的就是开启污浊,处于濒死状态的中也。

太宰下意识的想要解除中也的异能,下一瞬间,两人接触的肌肤上忽然冒出一串强光,随后是窒息的感觉,氧气似乎瞬间消散,仿佛置于真空中,连眼前的画面都开始模糊。

这是空间不稳定的情况。

太宰没时间想别的,他更在意中也身上的红纹,污浊没有消散的迹象,只是停滞着,如同沉珂,粘连在中也的身上。

太宰的眼底是深沉的悲伤。

他知道原因。

如果说普通异能者的异能强度算1,那超越者的异能强度可以算10,而太宰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能够消除所有...

宰,你的衣服是不是短了🤔🤔

太宰:朋友,我真的急用裤子

港黑首领森鸥外突然良心发现,居然招待下属们去京都旅游。为此特别兴奋的太宰拉着好友们的手和他们打包票,一定带他们一起深挖京都最好玩的地方。

然后从通往京都的巴士一下来,太宰就不见人影了。独留安吾抱着太宰和自己的行李愤懑的带去旅店。

“太宰治,那个家伙,我就不应该信他的鬼话!”

等安吾气喘吁吁安置好两人份的行李后,和他们不同班次的织田作姗姗来迟。

太宰是位高权重的干部,虽然三人职位部门完全不一样,但还是被安排在一间房间,所以安吾一出房间就碰到织田作。

向织田作告状太宰的不靠谱后,安吾顺嘴问了一句:“织田先生有看见太宰吗?”

“嗯。”

织田作走近房间分辨太宰的行李箱,“太宰叫我回来帮他...

【中太】晚安

太宰从舒服的午觉中苏醒,大脑恍惚地拉开压在腰上的手臂,转头看了一眼窗外。

满天红霞,温柔的夕阳正顺着微风和他打招呼。

太宰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泛着泪花,再度把摸到他腰肢的手拉开。

可是那只手格外锲而不舍,太宰几乎是被他压着又躺回床上。

“太宰……”

太宰等了一会,发现嘟囔他名字的人又睡着了。只是在睡着前,那人把脑袋伏到他的身上,仿佛依偎在母亲的怀里,那么亲密。

“……你好像贪睡的小猪仔,中也。”

霞光洒在中也的头发上,橘红色的温暖带来一阵昏昏欲睡,太宰被勾起的瞌睡虫压倒。

“好困。”他蹭了蹭中也的发顶,用近乎呢喃的声音:“晚安,中也。”

【中太】转移注意的办法

夏日炎炎,好不容易做完任务的太宰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一脸生无可恋的躲到树荫下趴着树干。

“好热,快要融化了。”

他就像是一只偷懒无尾熊,小脸贴在还算凉的树干,努力吐着舌头散热。

中也走过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可爱的太宰。

他也很热,一路走来整个人都要冒烟了,黑西装更是可以拧出水。

中也本来是想来躲太阳,不过一看太宰因为趴着而露出雪白的脖颈,中也的脚步一顿。

有点涩。

那处肌肤缓缓落下一滴汗珠,垂涎欲滴的模样吸引中也的视线。

更加涩了。

中也想。

热度无法阻拦中也的兴趣被勾起。

但现在还是工作时间,下属们都在,不能舔上去。

为了抑制这股冲动,中也选择转移注意力。

他的视线投向...

【中太】温水

今天有点冷,所以在中也把他ya在沙发上的时候,太宰制止了他解开纽扣的动作。

中也:“怎么?”

太宰不想扫兴,但现实是他真的不想受冻。

在中也耐心告捷之前,太宰勉强想到理由。

太宰:“我渴了。”

中也脸上的不耐烦顿了顿,打量身下的少年。见太宰没有丝毫的心虚,中也“啧”一声,骂骂咧咧的去拿旁边办公桌上的水杯。

见里面还有水,中也没去接水直接回头返回沙发,正好看见偷偷摸摸想要溜走的太宰治。

但凡中也去接水,恐怕太宰早就逃走了。

中也:“哟,动作真利索,比早上磨磨蹭蹭就是叫不醒的状态好多了。”

太宰默默躺回沙发上,闭上眼睛,双手交叠在一起,假装已经安然入睡。

中也嗤笑一声。

失去...

1 / 11

© 雪原闪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