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同人都爱

【all太】男公关

*2023.1.23被通知这篇无了,所以现在是改过的版本。


乱步在青少年时期做过不少临时工,有一次就误入歧途成为了男公关。

看着同事们都端着假笑讨好富婆,老实本分的乱步懂了,这轮竟是高端局,当场戳穿他们的心思。

赶过来的领队怒瞪引发闹剧的乱步,大手一挥,把他丢到大街上发传单去了。

要不是看乱步的脸是真不错,领队甚至想直接开除他,而是给他来个死缓。

然后拿着一堆传单的乱步同样大手一挥把传单丢给了路人,并且带着手持传单而难以拒绝他的路人去了酒店。

乱步:“店里的阿姨都想要带男人去酒店,肯定是酒店里更加舒心,正好你也想要知道如何成为大人,本大爷就陪一下你好了。”

分明是他自己好奇,...

【中太|EHV08:00】圣诞的惊喜

上一棒:@小涵子 

下一棒:@🐺🦊激推bot 


*中太提前一年相遇所产生的化学反应。


天好冷。

太宰轻微哈气。

雾气朦胧了视线。

下雪了。

雪花打在鼻尖。

带着沁人的寒意。


今夜很热闹,再大的霜雪都无法抑制人们发自内心的欢声笑语。

他们确实应该开心,毕竟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

但人的悲喜并不相通,人群里也会出现太宰这种不合群的人,他甚至想不合时宜的发出呕吐声。

不要误会,不是心里孤单寂寞冷才犯的恶心,他只是单纯的犯了低血糖。

太宰对于人类非要大冬天挤在一起取暖的日子没有兴趣,也不会对此产生悲喜。

即便是他现在暂住的诊所,也是除了...

【中太】治疗厌食症的方法

中也对食物没有要求,童年在擂钵街摸滚打爬的经历让他对食物的要求特别低,低到只要吃不死人就行。

哪怕太宰是为了看笑话把他的饭菜换成他亲手做的活力清炖鸡或者硬豆腐,中也都来者不拒,甚至没有产生多余的情绪。

而且太宰的食物称不上难吃,最多就是副作用花里胡俏的。

太宰:“我这个当事人还在呢,要评价就好好评价,什么副作用,我可不晓得。”

太宰绝不承认他的料理糟糕,反正吃不死人的料理就是好料理。

他对料理的要求已经低到不会死人就行。

太宰:“为什么你一脸平静,不应该啊,安吾吃下一口就失去意识了啊。”

“什么失去意识?那鸡汤喝的我都流鼻血了,说是活力百倍我都能承认。”中也擦掉鼻血又喝了一口汤。...

作为黑方的我应该怎么拯救世界

*全员黑方

大家好,我是赤井秀一,是一名FBI,现在正处于失忆状态。

听我的同事说我是被卧底的黑衣组织打中脑子而失忆的。目前黑衣组织认为我处于死亡状态,只要我不去抛头露面会很安全,而且他们也会随身保护在我的周围。

我觉得很奇怪。

我是失忆了但没有失智。

一般来说卧底人员回归后都会处于证人保护计划,可是我的上级和同事都没对我继续为FBI工作报以疑问。

“那是因为秀太强了,如果秀不在的话,FBI就没有可以正面敌对黑衣组织的人了。”说话的人据说是我的女朋友朱迪。

“FBI没人了?”我脱口而出。

一个国家的警备部门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正面敌对黑衣组织的人,难道黑衣组织全员地下拳王吗?...

穿上高跟鞋后被搭档误会在卖O

太宰有段时间沉迷于穿高跟鞋。

事情是这样的,自打十四岁和中也初遇,被中也一脚踹到墙上导致重伤后,太宰就抱着恶意诅咒中也永远比他矮。

然后有一天,太宰忽然发现中也和他的视线齐平了。

发现中也似乎和他一样高了的太宰顿感不妙,第一时间离中也远远的,务必不给中也任何能发现的可能。

留在原地的中也:“?”

“等等,你文件不拿吗?这么多的文件我还没交接给你啊。”

远遁的太宰:“送你了——了————”

突然多了一堆活的中也:“我***”(小孩子不能听的脏话)

太宰在烦恼,非常的烦恼。

要知道他平常攻击中也的身高可是要有多阴损有多阴损,要是中也发现他比他高了,那就大事不妙了。

他几乎可以想...

太宰治当牛做马的一天

众所周知,太宰非常喜欢打游戏,所以看见他坐在中原中也腿上玩游戏时,部下们各个睁眼瞎,见怪不怪的照例汇报工作。

不过离开太宰的办公室后,部下们秒变脸,一脸八卦的讨论起两人。

部下1:“中原是受胁迫了吧,真可怜啊,当众成为太宰大人的椅子,太丢脸了。”

部下2:“是受到威胁了吧,就足以刊登《本周不服输的中也》的那种程度。”

部下1:“可不是,不然你以为中原那个火爆性格会这么听话。”

部下3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在想一件事情。

部下3:“太宰大人经常打游戏吧。”

部下1,2看过来。

部下3犹豫道:“他应该是高玩吧。”

部下1,2预感会听见不同寻常的八卦。

部下3:“所以为什么游戏机一...

【中太】不要在垃圾桶旁边丢老婆

中原中也现在很不爽。

本来被太宰治坑到穿女装就很不爽了,还被那个混蛋带出来压马路,美其名曰是恋人之间的约会。

以上这些足以让中也臭着一张脸,但令他更不爽的来了。

“美人,现在有空吗?要不要去喝一杯?”

一头黄毛,看上去就像是流氓的男人过来搭讪了。

“滚。”

中也压着声音往上拉口罩,不想被陌生人看出他堂堂黑手党大佬在做女装打扮。

中也不想被男人搭讪,更加不想和男人约会,当然,太宰除外。

所以他非常不爽的直接拒绝,但是搭讪男只是看了一眼他就忽视他的拒绝,一脸讨好地继续搭讪。

中也的耐心很差,一般这种情况他会直接暴力镇压。

但在挥拳前,中也的眼角瞥见太宰摸腰的动作。

中也知道太...

当首领宰穿越到平行世界

即便是太宰,也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所以得知中也和一个超越者进行火拼,不得已开启污浊,收到这个消息的太宰急慌慌地跑向火拼的方向,看见的就是开启污浊,处于濒死状态的中也。

太宰下意识的想要解除中也的异能,下一瞬间,两人接触的肌肤上忽然冒出一串强光,随后是窒息的感觉,氧气似乎瞬间消散,仿佛置于真空中,连眼前的画面都开始模糊。

这是空间不稳定的情况。

太宰没时间想别的,他更在意中也身上的红纹,污浊没有消散的迹象,只是停滞着,如同沉珂,粘连在中也的身上。

太宰的眼底是深沉的悲伤。

他知道原因。

如果说普通异能者的异能强度算1,那超越者的异能强度可以算10,而太宰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能够消除所有...

宰,你的衣服是不是短了🤔🤔

太宰:朋友,我真的急用裤子

港黑首领森鸥外突然良心发现,居然招待下属们去京都旅游。为此特别兴奋的太宰拉着好友们的手和他们打包票,一定带他们一起深挖京都最好玩的地方。

然后从通往京都的巴士一下来,太宰就不见人影了。独留安吾抱着太宰和自己的行李愤懑的带去旅店。

“太宰治,那个家伙,我就不应该信他的鬼话!”

等安吾气喘吁吁安置好两人份的行李后,和他们不同班次的织田作姗姗来迟。

太宰是位高权重的干部,虽然三人职位部门完全不一样,但还是被安排在一间房间,所以安吾一出房间就碰到织田作。

向织田作告状太宰的不靠谱后,安吾顺嘴问了一句:“织田先生有看见太宰吗?”

“嗯。”

织田作走近房间分辨太宰的行李箱,“太宰叫我回来帮他...

1 / 11

© 雪原闪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