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同人都爱

【宰中心】请帮我补衣服

青少年拥有最快的成长期,快速抽长的身高让原本合身的制服肉眼可见的变短。

平常碍于他在港黑可怕的名声导致下属发现了也没人敢提醒,于是等太宰发现的时候,他的衣服不仅短了甚至袖扣都坏了。

太宰:“啊,又要买衣服了,好麻烦。”

太宰说着就躺倒沙发上,悠闲地蹭了蹭垫子。

“喂,那是我的沙发。”

这里是同为干部的中也的办公室,对于搭档的自在,中也只是骂了一句就随他了。

太宰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翕合眼睛,似乎想小憩。

中也看了一眼太宰,修长的身体被得体的西装包裹,腰肢瘦弱易折,要是掐上去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印子,真不知道在床上会是何等的光景。

中也盯了一会,发现太宰的袖扣真的如他所说的松了,想...

太宰:我要罢工

十六岁的太宰掌管着宝石生意。

某一天,突发奇想的太宰把宝石贴满脸,不出意外的他玩翻车了。

胶水威力太强导致扣不下来,太宰以没脸见人为借口躲避工作并待在家休假,没想到上司突然打来电话。

“没用的森先生,今天我说什么都要罢工。”

“在你开心休假的时候打扰你真是对不起。”森鸥外说着毫无意义的道歉:“你有位客人。”

“以前你特别中意的那家店的退休厨师,今天难得会在港黑制作料理。”

太宰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不,应该是森鸥外的恶意。

偏偏在他罢工时来,不想也是森鸥外干的,太宰都能想象出电话那头森鸥外计谋得逞的罪恶嘴脸。

“你绝对是故意的,你这个烂人!”

“讨厌,我只是向你提供选项。无论是...

【中太】过马路

中也在等待迟到的某人的间隙,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到他面前。

中也皱紧眉头,捏着拳头,凶恶的嘴脸好像想上演一出欺凌弱势群体的恶劣行为。

“无视她无视她无视她……”

中也在按捺住他那份纯粹的想帮助他人的炽热内心。

黑手党是不应该帮助弱小的,最重要的是被某人看见一定会社死。

中原中也,身为黑手党的他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上前扶老人。

老太太一点不在意中也越来越沉重的表情,咧着长满皱纹的脸中气十足的对中也高亢道:“小弟弟是不是要过马路,姐姐带你过去吧。”

“……”

‘先不提我都十五岁了为什么还是小弟弟,老奶奶你竟然承认自己是姐姐?我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十八岁的青春期

看着港黑楼下一堆走过的路人,太宰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我要待在这个四四方方的建筑物里?又不是坐牢。

每天还要上班,做着重复的事。

下属也很没用,类似的问题每天要找我解决。

还有倚老卖老的橘子脸,天天要我尊重前辈,明明都把组织的情报给出卖了还一脸我对组织忠心耿耿的表情,大人就是恶心,森先生除外。

森先生,总是考虑这考虑那,蛀虫一堆还想往里面找能干的。人手少也不能荤素不忌,每天和蛀虫斗智斗勇谨防他们背叛可是很辛苦的。特别是监视他们的人是我的时候!

好累,好累好累好累。

“太宰君,如果无聊可以出去玩一会。”森鸥外批着文件,对着眺望窗外的太宰治说道。

不是他不想让太宰工作,而是他认为已经...

太宰:我真不是故意的!

在太宰和他住诊所期间发生的事,至今都让森鸥外恨不得让自己失忆。

当时诊所只有两室一厅,但是其中一室是给病人躺的,太宰嫌弃陌生人躺过,检查要和森鸥外一个房间。

而故事就是发生在太宰住进森鸥外的房间后。

那时森鸥外已经清楚太宰的本性,把药物都妥帖的锁上,可怜太宰大半夜撬锁不成反生黑眼圈。

但是太宰不放弃。他早上偷偷趁森鸥外不注意藏了药,等到夜黑人静时,他拿着明灭不清的手电筒,对着手里调和好的药阴笑。

那天森鸥外正好起夜,摸黑开门,恰好踩到一具软绵绵的尸体,那尸体还阴恻恻的冲着他笑,那模样,别提有多惊悚。

要不是人间失格奏效,森鸥外差点放出爱丽丝。

当然之后太宰被明令禁止偷药和外出,森...

【中太】我的室友是嫖娼的娼

*纯正搞笑文,拒绝涩涩从我做起(●°u°●)​ 

*学院paro,第一人称视角


我一直怀疑我们寝室的太宰和中也在做涩涩的事情。

“啊~中也好棒,用力点,再深一些。”

哈,可被老子逮到了!

我一个健步跨越空间差距,咚的一声踏碎脚趾骨……痛死我了!

我忍痛翘着腿拉开帘子,今天我一定要揭穿太宰治是gay的真面目!

我兴奋地看见太宰压在中原中也的背上做着不可描述的……坐位体前屈?

我看向太宰治脸上的表情,他一脸……抱歉,我读不懂他的微表情,这货生气开心都是一副笑脸。

我看向中原中也,他一脸的“这人谁啊?好没礼貌掀帘子,话说我让太宰帮忙练习坐位体前屈是不是...

【中太】如何亲吻你家的矮子

*上篇:【中太】如何亲吻比自己高的恋人

*某位真名不详的网友提问可怜的树洞


想和我家矮子搞亲亲:树洞在吗?如名,我想知道怎么亲吻我家矮子最方便。


树洞:弯腰。

想和我家矮子搞亲亲:就是太累才来问你的,你这回答简直是在和我说不要有矮子最方便。


树洞:让你家矮子飞到天花板cos小强,然后你就可以亲吻你家的矮子了。

想和我家矮子搞亲亲:矮子掉下来砸我一脸,那货比我矮竟然那么重!有肌肉了不起吗?!

树洞:我比较想知道怎么飞到天花板上的。


树洞:把你家矮子拎起来接吻。

想和我家矮子搞亲亲:还没接吻矮子直接把我踹进墙里了。

想和我家矮...

中也喜欢太宰的证据

*梦幻联动《中原中也是性单恋患者》

*早期写的,无关正文的小剧场


“中也,想学怎么知道对方说谎与否吗?”

有一天太宰治突发奇想的对刷着牙的中也说。

看出太宰治只是想玩的中也:“……不想。”

“欸~”太宰治撒娇的抱住中也的右手不断摇晃,“来嘛来嘛。”

中也被他摇的没办法,只能同意。

“好,今天就是太宰治老师的心理小知识课堂!”太宰治起哄的自我鼓掌。

“众所周知,心理学是一项神秘的学问,这次我要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太宰治推了推不知何时出现在脸上的眼镜,很有讲究的特意让眼镜一阵反光,看起来就是个学究!

中也不禁对这节课怀抱起些微希望。

‘可能太宰治真的只是想传达知识?’...

太宰的龙女仆(序章)

我遇见一头龙。

这头龙非要做我的女仆。

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滚蛋!”

我的龙女仆生气的在序章下写:

“我哪里是自愿的,我是被你骗进来的!”


行吧,那更正一下。

这头龙自愿被我骗成女仆,并且白吃白住到今天都没付过一分钱。


我的龙女仆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并且没有反驳我。

我有点遗憾不能凑字数,否则可以多赚点稿费。

咦?你在疑惑现在书写的人是谁?

现在看文都不认识作者吗?我自认为有点名气。

识相点自己去看作者名,当然,等你看完我的故事后自然也会记住我的名字。


以下内容除人名是必要的化名外皆为真实事件。...


中原中也的ptsd(番外)

*欢快的武侦宰时期

*目录首页:1 


侦探社居酒屋聚会时突然冒出一个黑影扑向太宰。

太宰:一阵黑风刮过,我就被扑倒了。

敦:“刚才什么东西过去了?!”

国木田:“合理怀疑是纠缠太宰的怨灵。”

与谢野:“……你们回头看不就知道了。”

镜花说出了真相:“是中也先生。”

黑影的整个头都埋进太宰的衣服里,看背影确实是中原中也。

“中也先生您的外套……靠,侦探社!”黑蜥蜴的立原道造追着中也送外套,看见侦探社一行人后他毛孔都要炸了,特别是里面还有个他的阴影太宰治。

太宰笑着向他招手。

立原道造毛骨悚然,看也不敢看中也一眼直接逃走。

敦:“他是来送衣服的吧,为什么逃走?...

2 / 11

© 雪原闪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