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同人都爱

太宰:朋友,我真的急用裤子

港黑首领森鸥外突然良心发现,居然招待下属们去京都旅游。为此特别兴奋的太宰拉着好友们的手和他们打包票,一定带他们一起深挖京都最好玩的地方。

然后从通往京都的巴士一下来,太宰就不见人影了。独留安吾抱着太宰和自己的行李愤懑的带去旅店。

“太宰治,那个家伙,我就不应该信他的鬼话!”

等安吾气喘吁吁安置好两人份的行李后,和他们不同班次的织田作姗姗来迟。

太宰是位高权重的干部,虽然三人职位部门完全不一样,但还是被安排在一间房间,所以安吾一出房间就碰到织田作。

向织田作告状太宰的不靠谱后,安吾顺嘴问了一句:“织田先生有看见太宰吗?”

“嗯。”

织田作走近房间分辨太宰的行李箱,“太宰叫我回来帮他拿裤子。”

安吾:“?”

织田作:“太宰说他的裤子脏了,拜托我先过来帮他拿干净的衣服。”

安吾恍然大悟:“一定是太宰玩嗨了才弄脏到回不来,不行,不能这么简单的让他回来,让他多在外面留会,我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丢下我!”

气愤的安吾没有注意到织田作的欲言又止。

织田作想,太宰看上去挺急的,毕竟他当时裤子都月兑了,guang着腿坐在一个陌生人的腿上,身体还冷到发抖。

不过鉴于安吾是真的在生气,织田作只能听着他抱怨。

织田作:太宰你再等会,等安吾不生气了我马上过来找你。

另一边,把织田作忽悠走的太宰其实不点都不冷,甚至很热,热到大腿都在流“汗”。

“哈啊,你还有多久。”太宰摇摇晃晃的扶着墙面,“我的朋友马上就会回来,你……”

话没说完,伴随一阵异样的声音,太宰一时间竟然连话都说不出了。

“你朋友?”抱着太宰的男人轻笑,“你不是把他赶走了吗?”

少年的太宰还是顾忌面子的,不想让朋友知道他的落魄,所以哪怕织田作看见了,不等身后的那人解释,太宰率先辩解,甚至哄走织田作。

这让身后的那人变得更加大胆。

“太累了,我投降。”

太宰感觉整个人都要累晕了。

“哈啊,是谁之前挑衅我的?”

是太宰,但是太宰现在反悔了,他都快累趴了。

织田作,你怎么还没回来——

评论 ( 6 )
热度 ( 366 )
  1. 共2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雪原闪闪 | Powered by LOFTER